某人mm今日乘机返京,加之刚好又是端午假期,于是与Loudly及某人一同前往机场拍飞机并接机。由于要接的飞机是接近中午到达的SK995,因此计划早上出发,这样还可以赶上拍汉莎航空的A380。考虑到作息时间及路上耗时,汉莎LH720的落地(8:30)估计是赶不上了,但是赶LH721航班10点半的起飞还是相当轻松的,故决定早上8点半从学校出发前往机场。

6号的天气相当不理想,预报有雷阵雨,早上热且闷,并且最要命的是有雾,能见度相当差,听ATIS的通播能见度只有7km。由于是端午节假期,因此一路上较为畅通,9点20左右就下了机场高速,同时看到远处一只疑似蓝色尾翼的飞机悄然滑过,受雾气影响,并没有看清楚是哪个航空公司的航班。

鉴于本次的两只目标航班均为停靠T3的国际航班,因此径直来到二号观察点。收拾好装备爬上土坡,就从树丛的缝隙中赫然看到了汉莎航空的尾翼标志,看体型就是A380了。

然则看到这飞机的时候它仍在朝停机位缓慢滑行,显然是刚降落不久。于是立即手机上网查了首都机场的国际到港,发现今天的LH720是9:21抵达,比计划时间赫然晚了近一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再早一些出发或者路上快一些的话还是可以赶上降落的,相当尴尬。

鉴于A380所发生的状况,立即又查了SK995的预计到港时间,是11点半左右,比计划稍微提前约半个小时。这个影响并不大,于是继续在二号观察点拍摄其它航班,同时注意守听怀来方向的进近。由于今天北京周边地区有雷雨活动,因此进近里相当热闹,怀来、良乡和霸州进港的航班时不时的要求绕飞。

9点50左右,从36R方向滑来一架深蓝尾翼的飞机,由于机头正好冲着我们所站的位置,因此无法看到机身上的字,尾翼乍一看貌似厦航,也就没太当回事。几分钟后,这飞机到了01旁边的滑行道上,转了个头,赫然发现是蒙古航空,于是赶紧抓拍。

之后起降的飞机就大多是国航南航之类的常见机种,缺乏新意。眼看时间接近10点半,A380的计划起飞时间越来越近了,于是乎开始纠结是否要赶往一号观察点等候A380。一号观察点的优势在于距离起飞等待位置近,有充分的时间对飞机进行拍摄。但是一号观察点的铁丝网围栏更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拍摄效果,且无法拍摄降落以及滑行至T3国际部分的航班。权衡之后决定还是留守二号点。

刚过10点半,国航一架凤凰涂装的飞机落地了。之前多见的是各色牡丹花以及福娃,凤凰涂装的这架B-5422还是头一回遇上。

网图对比之后发现这架航班似乎改换过配色,现在这个更加血乎刺啦的。

凤凰落地不久,我们在T3国际部分的停机位上发现一个中东风格的尾翼标志。尾翼的顶端是红绿白黑四色弧形标志,其下是一只金色的类似鹰之类的徽标。从四色标志来看疑似阿联酋某航空公司的航班。这架飞机在我们发现之后不久即推出进入滑行道,进而发现其机身上涂有ETIHAD金色字母,机头附近是一串阿拉伯文,而机尾有F1标志和一个网址。

这个飞机滑向跑道起点稍事等待后就起飞了。这张在跑道上的照片色彩更接近其真实颜色,可以看到机身底色并不是纯白,而是略带金色的感觉。

回来之后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个是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飞机,涂装确实很有阿拉伯地区的特色。

阿联酋的飞机起飞之后大约过了10分钟,国航的一架飞机被拖车拖着逛滑行道了……

这次的新发现,注意照片右下角的水炮。按这个尺寸似乎力度不足以打到跑道?2006年在燕山石化参观的时候见到的化工厂里的消防水炮比这个要大很多了。

紧跟着被拖走的国航飞机后面的是韩亚的航班,从36R的方向滑过来的。

转弯滑向跑道起点了。这架飞机的尾翼略脏……

就在我们猜测汉莎的A380要延迟多久起飞的时候,天下雨了…… Loudly同学回车里拿伞。伊刚走,那边的A380就撤廊桥舷梯推出了,趴在一边慢慢地点发动机。

A380是四发,因此点发动机颇得耗上一些时间。此时远处36R滑过一架荷兰皇家航空的747,浅蓝汪汪的。

36R正好下来一架港龙航空的飞机,来个合影。

一架芬兰航空的飞机从T3滑向跑道起点。这个涂装简洁美观大方,感觉不错。

就在A380推出的时候,守听的进近频率上听到了SCANDINAVIAN 995的消息。SK995的真实航路暂未查到,一些模拟飞行的航路在中国境内均选择了二连–>土木尔台–>天镇–>怀来的路线,从怀来进港,如下图所示,故选择了包含KM的进近频率进行守听。事实证明SK995确实由KM进港,到此一切正常。

考虑到国航与SAS同为星空联盟成员,SAS的航班应停靠在T3,网站上查询到的航班均采用A343执行,并且确定SK996曾由跑道01/19起飞,另外上个月在跑道01/19拍摄时也曾遇到过SAS的航班,因此推定SK995应当是在跑道01/19降落。但是事情发生了变化,从听到的指令看似乎SK995悲催的被指到跑道36L去了……

于是情况立马陷入了一个很尴尬的状态。如果立即由第二观察点赶往铁匠营,还是可以赶得上SK995的降落的。但是出于对343能够降落于36L的不相信,因此没有做出转移的决定,仍然呆在原地等待后续指令确认降落跑道。在等过了几个转向指令之后,进近把SK995交给了西侧的五边,于是乎彻底确认了36L降落的事实。

在等待确认SK995降落跑道的过程中,A380点完了发动机并且滑向跑道起点。先是调了个头。

滑出树丛的遮挡,现在可以看到全貌了。机头的Lufthansa的字母L下面写着“北京 Peking ”,是汉莎的“北京号”飞机。汉莎这个A380的涂装感觉不如阿联酋的那个,机身空空荡荡的,尾翼颜色也不是太好看。

与刚落地的国航飞机交错。

之前排队去的那架芬兰航空的飞机起来了。

由于翻阅航图,放跑了中华航空的飞机,相当遗憾,只能补两张远景了。这架机身是华航成立50周年的涂装。

尾翼上的“红梅扬姿”。

汉莎的A380起飞了。这时也确认了SK995的降落跑道,于是收拾东西赶往T3。

事后总结了一下在第二观察点拍摄的一些注意事项:

1. 从目前的拍摄历史看,第二观察点较好的拍摄时间是冬季至初春。观察点两侧贴近机场铁丝网种植的树木在春天长出枝叶后会严重遮挡视线,尤其是南侧的那片树林,可遮挡至跑道起点,使得无法预先辨认飞机。今天的拍摄过程中,放跑了中华航空和菲律宾航空的两架飞机,均是由于南侧树林的遮挡导致的。当飞机从树林的遮挡突然冲出时,若之前未做好拍摄准备,则基本无法在无遮挡的范围内拍到效果较好的照片。

2. 第二观察点在一个沙土堆上,但土堆高度偏高,若站立拍摄会使得机场铁丝网上方的电线遮挡飞机垂尾。又因沙土质地松软,不适宜直接坐下,因此应携带塑料布或板凳以便坐下拍照或放置手头的物品。

3. 带一个高级一些的能处理比较复杂网页功能的手机是非常有利于临时紧急信息查询的。